Satya Nadella,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of Microsoft, gestures as he attends Microsoft's 'Young Innovators' Summit' in New Delhi, India February 26, 2020. REUTERS/Anushree Fadnavis - RC288F9X0CWQ
Anushree Fadnavis / Reuters

去年這個時候,字節跳動正全力避免讓 TikTok 在美國及其它多國被川普政府封殺的情況發生,而微軟便是他們在當時能進行合作的潛在對象之一。雖然這件事搞到最後是以新總統拜登撤銷行政令收場,即便在川普執政後期推動的併購中也是 Oracle、Walmart 而非微軟勝出,但日前在 Code 大會接受採訪時,微軟 CEO Satya Nadella 還是分享了一些和此事有關的秘辛。

「關於 TikTok 的交涉是我參與過最奇怪的事情。」Nadella 這麼說道。按照他的說法,最初是 TikTok 聯繫的微軟,希望後者作為雲端、安全合作夥伴幫助其在中美微妙的政治格局中找到容身之地。「事情就是這樣開始的。」Nadella 說,「不過我很感興趣,不得不說那是很好的機會,誰都能看到他們(現在)的增長,而剩下的事情就都是歷史了。」

實際上,就在昨天 TikTok 剛剛宣佈自己正式突破了 10 億月活躍用戶的大關。他們僅僅花了不到 4 年時間便達成了這一成就,作為對比,Instagram 用了差不多 8 年, 這裡面有 6 年還得記上後來東家 Facebook 的功勞。

在被問及和川普的溝通時,Nadella 的回答多少讓人感受到了這位前總統的「隨性」。「我認為川普總統對他試圖在這件事上達成的目的有某種特定的觀點,但他後來就放棄了。」Nadella 說道,「我想說的是,這件事很有趣,有一段時間,我覺得川普政府有一些特定的要求,然後它們就消失了。」

實際上,根據微軟總裁 Brad Smith 在書中所寫,當川普毫無預警地告訴記者他寧願封掉 TikTok,也不允許字節跳動將其出售給美國公司的消息時,微軟和字節關於收購 TikTok 在美國和其它三國業務的「謹慎談判」瞬間陷入了「混亂」。在 Nadella 後續親自致電後,川普才放下心來,允許交易繼續推進。但後來在跟 Oracle 大致談妥了交易條件後,字節稱川普又「消失」了一陣,他們在被告知需拆分業務後對面就直接沒了音訊...

雖然到最後還是空手而歸,但微軟透過這件事還是得到了一些技術相關跨國談判的經驗。「在一個具有嚴格保全、隱私、數位安全控制的國內數據中心運作外國技術服務是完全可行的,前提是要向當地政府提供適當的透明度。」Smith 在書中這麼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