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奐仁
陳奐仁

「這感覺根本不像是一個派對。這感覺像是有人在生小孩⋯」著名音樂監製陳奐仁(Hanjin Tan)當時就是這樣形容他準備首次發行 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新歌的心情。就在剛過去的星期天晚上 11 點左右,陳奐仁同時開著 Clubhouse 和 Instagram Live 做發行 NFT 的直播派對。他一邊跟粉絲們聊天,一邊趕著在 MacBook 上處理 OpenSea NFT 拍賣平台的最後程序,還很坦白地跟大家說:「我正在失去理智了!」

剛好在 11 點 27 分,陳奐仁成功把他的 NFT 單曲《Nobody Gets Me》放上平台開始拍賣,頓時鬆一口氣。那一刻,他成為了全球首位發行 NFT 的華語音樂人,而他的作品也自然是全球首個 NFT 華語歌曲。沒想到,很快就已經有三位人士參與競投,當晚就把 0.07 枚以太幣(當時約 120 美金)之底價拉到 4 枚以太幣(約 7,000 美金)!更誇張的是,在第五天,投標價升到 6 枚以太幣,當時等同於大約 12,000 美金!

要明白為什麼 NFT 這種數位資產可以擁有這樣的價值,就首先要理解它的原理。簡單說,NFT 跟加密貨幣同樣基於公開透明的區塊鏈,具備可被驗證的數字稀缺性。至於兩者分別的關鍵在於 "NFT" 裡的 "F" 字。"Fungible" 代表可互換,而加密貨幣其實都是 FT(fungible token;同質化代幣),因為你手上的貨幣跟人家同等價值的貨幣都可以互換,也可以被分割至小數點後的八位數。NFT 卻相反,每個單位都加入了獨一無二的標識,既不能互換也不能分割,方便追蹤以便驗證,難以偽造。因此,NFT 適合用來把珍貴的現實資產或數位作品代幣化,也可以說是擔當一張於區塊鏈上限量發行的數位證書。

對絕大部分人來講,以 12,000 美金之天價購買一首單曲是一件很難理解的事情,不過這個神奇的 NFT 市場近期確實是火熱起來了。其中一個例子就是 Twitter 創辦人 Jack Dorsey 在 3 月 21 日以大約 1,630 枚以太幣——當時相等於 290 萬美金左右——出售全球首條推文 的 NFT,然後他把收益轉換成約 50 枚比特幣並全數捐贈非洲 COVID-19 救濟金。退役日本 AV 女優上原亞衣近期也成功以共 31 枚以太幣(約 57,000 美金)售出三幅 NFT 圖片,當中最貴的一幅售價達 20 枚以太幣(約 38,000 美金)。2 月時,重製版 Nyan Cat 動畫的 NFT 也以 300 ETH——當時的 605,000 美金左右——賣給一位神秘買家。

其實有些案例更誇張。有人把一整年的放屁聲錄製成長達 52 分鐘的 MP3 檔案,放上 NFT 拍賣平台居然能以 0.2415 枚以太幣或約 430 美金售出。也有職業網球手以 NFT 方式拍賣她右手手肘一處皮膚(15 x 8cm)的擁有權,讓她幫你做人形廣告板,最後真的有人以 3 枚以太幣或 5,400 美元左右成功投得(她還說如果她將來闖進法國網球公開賽或溫布頓網球錦標賽的話,這處皮膚會升值呢!)。更有一台港產機器人的 NFT 自畫像以 69 萬美元成交呢!是說,貌似 NFT 交易已帶來無限的可能性。

陳奐仁推出華語樂壇首個 NFT
陳奐仁於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拍賣華語樂壇首個 NFT 單曲《Nobody Gets Me》。
OpenSea

近期活躍於 Clubhouse 的陳奐仁在機緣巧合下,透過這個播客式社交平台的多個 NFT「房間」得到啟發。他在過去幾個星期幾乎是每晚都在吸收大量相關信息,同時認識了在 NFT 方面有經驗的藝術家們,就萌生了嘗試發行 NFT 音樂的念頭,把自己當成白老鼠,為所有華語音樂人尋找出路。這位著名音樂監製在過去的 22 年都經歷了不少波折,也見證著音樂價值由 CD 年代、MP3 年代到現在的串流年代不斷被貶低。這個問題在華語地區尤其嚴重。陳奐仁坦承:「我和同輩的音樂人都生活得好不容易。下一代的音樂人肯定會比我們還要辛苦。」

受到疫情的影響,陳奐仁的同行現在都少了演出的機會,而串流「是有(收入),不過是養不活人的。」NFT 倒可能是一個出路,提供一個新渠道給音樂人發表自己的作品,變成有多一個收入來源。

「你想想看,如果每個音樂人可以每個禮拜發一首歌,然後有一個 graphic,不太辛苦的話,那可能他的收入、營業額有可能接近一個養得活自己的一個 YouTuber 的那種收入,那不錯吧?」

如果這次實驗成功的話,陳奐仁手上就會有一個很好的樣本,可以用來鼓勵並協助其他音樂人——尤其是華語地區的——及藝術家發行 NFT,讓大家將來可以填飽肚子。

對於一位首次發行 NFT 的音樂人來講,整個流程確實是有點挑戰。陳奐仁自己由開設加密貨幣錢包以及選擇鑄造 NFT 平台的過程中遇到不少障礙:前者主要是受到本地政府及銀行限制,要找其他途徑把現金(據說美金或歐元最理想)變成加密貨幣;而後者是他後期才發現鑄造("mint")及發行 NFT 時還需要交付一些額外費用,所以建議大家多準備一點資金。當然,NFT 發行的另一個挑戰就是需要買家們準備好加密貨幣錢包;陳奐仁自己就選擇了兼容 Chrome 瀏覽器的 MetaMask,但他也提醒大家不管是哪種錢包,都需要預留幾天的時間去認證你的身分才能啟用。是說,大家都要先做好功課就是了。

陳奐仁
陳奐仁

陳奐仁的首個 NFT 作品、全新原創單曲《Nobody Gets Me》記錄了他作為海外華語音樂人的經歷,他花了過去三、四年時間去打磨,但一直都沒有滿意,不過最後他受到最近有關亞洲人的新聞啟發,就決定回到他最擅長的嘻哈beats 及吉他,配以雙語來演繹這首歌。成功購得這個 NFT 的買家會獲得一條 IPFS(InterPlanetary File System;星際檔案系統)點對點連結以下載檔案,當中包含《Nobody Gets Me》的 24-bit/192kHz WAV 音頻檔(大約 600MB)和一個長約 7 秒的單曲封面動畫 MP4 檔案。另外,陳奐仁也會與買家進行 1 小時的 Zoom 視像對話——這可能對很多粉絲來講才是最值錢的部分吧。

截稿前,《Nobody Gets Me》的投標價維持於 6 枚以太幣,相等於 12,600 美金左右,而拍賣剛好剩下一天的時間(將於香港時間 4 月 4 日晚上 11 點 27 分結束)。我問陳奐仁他這個小實驗如何才界定為成功,他就這樣回答:「對首次發行 NFT 來說,其實我已經成功了,因為我沒有虧錢之餘我有盈利,那我已經證明了可行性。只是現在這一刻,因為拍賣尚未結束,所以就看可以有多成功。不過已經成功了。」

「不過這不是實驗的結束;這只是第一步,因為之後就要證明可持續性了。這還有待驗證。」

更新:全球首個華語音樂 NFT 拍賣最後以 7 枚以太幣(約 14,500 美金)結束!恭喜陳奐仁!

All Markets Summit Asia 疫風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