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ces Haugen
60 Minutes

近期華爾街日報曾刊登過一批據稱是來自 Facebook 內部的資料,曝光這家巨頭會允許 VIP 破壞規則,而且深知旗下的 Instagram 會如何影響到青少年的身心健康。而現在資料背後的吹哨者 Frances Haugen 更是現身 60 Minutes 節目接受了專訪,親自對 Facebook 的一些行為進行了指責。

「我對許多社群網路都有了解,Facebook 的情況要比之前見過的那些要糟糕得多。」Haugen 後續在被紐約時報採訪時說道,「Facebook 一次又一次地表明,他們會選擇置利益於安全之上。」根據 Haugen 的個人網站Twitter 帳戶所寫,這位已於五月從 Facebook 離職的前產品經理是在 2019 年加入的公司,她在職期間負責的是民主和不實資訊相關問題,並會處理反商業間諜活動。

在決定曝光 Facebook 的行徑後,Haugen 先是將「數萬頁」Facebook 內部資料提供給了 Whistleblower Aid 組織的創始人 John Tye,並要求其提供法律保護並協助發佈這些資訊。其中的內容包括有公司內部的研究報告、簡報、信件等等。與此同時她也給 SEC 發去了一封舉報信,指責 Facebook 在內部採取的行動與其公開聲明完全不符。

在信中 Haugen 把 Facebook 的內部研究結果、文檔和 CEO Mark Zuckerberg 及其他高管的公開發言、披露進行了對比。其中一個例子,提到 Facebook 對選舉期間的假消息以及衝擊國會事件實際上都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Facebook 一直在宣傳自己為打擊選舉、國會事件相關的不實資訊、極端言論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但其實他們很清楚自己的演算法和平台會促進這類有害內容,而且也沒有部署內部推薦或是更有效的反制措施。」除了聯絡通常會為企業吹哨者提供保護的 SEC 外,Haugen 和她的律師團隊還跟某些美國參議員進行了接觸,並且同英、法兩國的法律部門溝通,以及和一名來自歐洲議會的成員進行交流。

最近一直在試圖平息該事件的 Facebook,在 60 Minutes 的專訪前便搶先表態稱 Haugen 的所有指控都是在「誤導」。負責政策和全球事務的副總裁 Nick Clegg 告訴 CNN,Facebook 代表了「人性好的、壞的和醜陋的(不同面)」,它正在努力「減輕壞的,放大好的」,把類似衝擊國會這樣的事情歸咎於社群媒體是「非常可笑的」。

在給紐約時報的一份聲明中,Facebook 代表 Lena Pietsch 稱公司會繼續「做出重大改進以防止不實資訊和有害內容的傳播」,她還表示「那些說 Facebook 坐視、鼓勵不良內容的指控都沒有根據。」值得一提的是,Haugen 在節目中坦言自己並不是想看到 Facebook 的崩塌,而是希望能幫助其回到正軌。「透明度和監管才是前進的方向,這一些並不是為了擊潰 Facebook。」她這麼說道。

在今年 12 月 5 日,Haugen 將會就 Facebook 對年輕用戶的影響問題前往國會作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