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原本計畫將為了追尋恐怖分子的行蹤而開發的手機監視系統,用於追蹤 COVID-19 的病患,確保他們都有適當地進行居家隔離,但該國的內閣最終否決了這套系統的廣泛推行,僅將其使用限縮在其他方法皆無效的「特殊且特定案例」。不過以色列政府並不排除在案例數增加後改弦易轍就是了。

這是追蹤確診病患的行蹤,與同樣吵得沸沸揚揚的接觸追蹤還是有著本質上的不同,絕對是對個人隱私的侵犯,而無法以匿名的方式進行。在經過一番權衡後,以色列最終認定以目前的病例數,推行這樣的系統是弊大於利的,因此除非所有其他的手段皆行不通時,才會予以考慮。

賦與政府額外的權限掌握人民的行蹤,是一個將個人和群體利益放在天平上權衡的決定,不同的國家取決於歷史、文化、對政府的信任等因素,很難說會偏向哪一邊。或許這次的疫情也是個很好的機會,將這樣的議題放到抬面上來討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