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狀病毒的意外受害者:天氣預報

由於缺少民航班機協助收集大氣資訊,中期預報模型的準確性將大受影響。

Andy Yang
Andy Yang
2020年04月9日, 下午 04:30
0分享次數

現代天氣預測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倚靠電腦模型來進行中期(約 3~14 天)的天氣變化預測,許多較為廣域的預報,像是冷氣團、鋒面、颱風等,也都會依賴電腦模型來做判斷。然而,這些模型的運作原理,是將當前的大氣數據輸入到電腦中,再一步一步地使用大氣模型去推衍未來。這意味著如果輸入的數據有誤或不完整的話,這些不確定性會被逐步放大,導致中期的天氣預報變得不可靠。

各國收集這些大氣數據有許多的來源,包括地面氣象站、氣象船、衛星和飛機等。其中衛星的運作大多是自動化的,不用多少人力,但氣象站和氣象船取決於各國受疫情影響的現況,難免會出現斷層。但更為嚴重的,則是缺乏民航班機收集而來的資訊 —— 由於民航機常會進行越洋航行,而且各班機的高度不一,因此可以持續提供人煙罕至的大洋地區上空不同高度的壓力、溫度、風速、風向等資訊,透過 Aircraft Meteorological Data Relay(AMDAR)計畫,提供給氣象模型使用。該計畫參與的飛機多達 3,500 架,每年提供超過 2.5 億筆觀測數據,然而由於狀病毒疫情的影響,目前三月民航機減班已達 21.6%,四月隨著復航遙遙無期,停飛的班機想必只會愈來愈多。目前來自美籍班機的數據已經減少了一半之多,但美國海洋暨大氣總署(NOAA)認為靠著衛星和其他觀測、經驗的輔助,對於預報的影響應該不至於太大。
另一邊,歐洲的飛機在 3 月 3 日至 23 日間,於歐洲上空的飛航數減少了 35%,也連使得歐洲中期天氣預報中心(ECMWF)可用的數據減少了 42%。該中心研究顯示,去除掉來自飛機的數據後,北美噴流的預報準確率降低了 15%,而地表氣壓的誤差也增加了 3%。縱然有包括 Aeolus 和 COSMIC-2(即福衛七號)等新的衛星資訊上線,也很難說是和能彌補由飛機收集而來的第一手資訊。

對我們來說,這很有可能會明顯影響今年颱風季的預報,為路徑和強度增添一些不確定性。只能說冠狀病毒疫情的影響依然還在擴大當中,並漸漸伸入了意想不到的地方呢。
標籤: airlines, coronavirus, Covid-19, feature, GTS, NOAA, Satellite, tomorrow, Weather, WMO
0分享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