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公司老總任正非最近頻頻表態一直在穩定軍心,但華為的煩心事現在看來還是有增無減。早些時候華盛頓郵報38 North 聯合報導稱,華為曾參與了北韓電信商高麗電信(Koryolink)網路的建設。自 2008 年起,高麗電信開始在北韓推出限制性極高的行動網路服務。而按照記者所獲資料的記載,華為跟中國國有企業熊猫国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北韓相關計畫上的合作至少進行了八年。據稱在 2006 年金正日到訪華為總部之後,華為就跟北韓方面產生了聯繫。報導指出在合作過程中,華為負責網路基礎設施、管理和加密等方面的技術,而熊貓則會提供軟體以及運送華為的裝置。

如果你對高麗電信有所耳聞的話,應該聽說過他們會對網路中的使用者進行監控。不過在這次的報導中,有提到其技術的複雜程度其實比許多人預想的還要高。首先本土平民能用到的服務非常有限(無法正常上網或撥打國際電話),外國來訪者也會被區別對待(不能打電話給北韓人,看不到北韓的內部網)。與此同時,政府要員所使用的服務則會經過加密,以確保其對話不會被外方監控。在這之中,據稱華為被要求負責加密技術的測試,而熊貓的工作是提供支援軟體。

按照華盛頓郵報文中的說法,政府要員以外的所有人,都有被執法機構監控的潛在風險。後者可以使用華為的攔截技術,掌控通話、訊息、數據甚至是傳真的內容。據稱高麗電信的這套系統,最初的設計是覆蓋到最多 2,500 個監控目標。後來這個數字曾增加到了 5,000 個,現在的規模如何已經不太好說了。實際上,北韓對審核未通過 app 的封鎖也一直在加強,有指用戶的手機會被隨機截圖,以追蹤他們的活動情況。

對於華盛頓郵報這篇針對性很強的報導,華為第一時間回應稱自己在北韓「沒有業務」。不過這個「沒有」可能更多是指現在,公司發言人對華為過去是否在北韓開展過業務一事並未給出明確的回答(而且對指出其與北韓聯繫的資料也是既不承認也沒否認的態度)。實際上,若是華為後期跟高麗電信的來往確實減少,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出於另一家網路服務商 Kang Song 自 2013 年後崛起的原因(據說 Kang Song 背後跟 ZTE 也有合作)。

拋開華為此次被爆料可能帶來的政治影響不論,在中美貿易戰現在這麼一個關頭,出現他們秘密違反美方對北韓制裁的新聞,怎麼看都不是一個好消息。有專家認為華為向高麗電信提供的 3G 裝置中用到了一定量的美國組件,而其合作方熊貓自 2014 年起就被禁止使用美產設備。如果華為的產品中美國技術的佔比高過 10% 的話,那他們就違反了美方的出口禁令。值得一提的是,報導中還寫到華為是以 A9 來指代北韓,而這個代號據說也曾被用在伊朗(華為也因此被美國咬著不放)和敘利亞上。

目前美國商務部對華盛頓郵報的報導還沒有發表任何公開評論,但私底下有一位國務院的官員曾向郵報表示,此次曝光的資料恰恰應驗了許多人對華為的「普遍顧慮」,那就是後者無視法律所以不可信賴。無論如何,這則消息對目前的華為無疑又是一次打擊,美方剛剛才稍有一點放鬆的跡象,不知接下來態度會不會又因此發生改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