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 Google 解散了成立不久的 AI 道德委員會 ATEAC,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指,他們也解散了位於英國、負責監察 DeepMind Health AI 的委員會。

起源於英國的 DeepMind 是在 2014 年被 Google 併購,2016 年時因為推出 DeepMind Health 計劃時,他們就成立了這委員會來監督這獲政府資助的活動。然而委員會的職能卻一直被質疑,包括他們能獲取資料權力、提供建議的有效性,以及 DeepMind 是否應該獨立於 Google 運作等。去年 Google 就有提及過要重組委員會,但就今天的報導來看,他們選擇直接解散。

連續兩個 AI 監督委員會的解散,讓 Google 在自我管理的能力上曝露問題,在 AI 技術發展與人類道德底線起衝突的時候,到底 Google 會選擇站在哪一邊?起碼在沒有外部監察的力量牽制之下,我們並不能抱過於樂觀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