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genMod 創辦人 Steve Kondik 專訪:面對寫 ROM 的挑戰

Chloe Wan
Chloe Wan
2013年09月30日, 下午 01:01
0分享次數
FacebookTwitter

Oppo N1 推出後的早上,CyanogenMod 的創辦人 Steve Kondik 在北京的酒店休息室內被數個 Oppo 大使和數個科技作家包圍,這跟他剛最初因「解悶」而去寫 Android 的 ROM 已相距五年時間。Kondik 憶述:「剛開始的時候,我喜歡去做,從沒想過人們會真正關心。我抱著那種看誰能為 Linux 帶來一個沒那麼糟糕的移動設備的心態。」

最後,他看到 Android 的開放原始碼為開發提供很大空間,讓他認為有潛力把自己的 ROM 加在這作業系統中。由那天起,這位原為美國匹茲堡生物信息公司的首席工程師、居於西雅圖的開發者,在業餘時間就為經典的 T-Mobile G1 -- 世界上首部商業 Android 設備 -- 研發後來成為 CyanogenMod 的 ROM 。當然,他在推出那天就買了。
Kondik 顯然不是唯一渴望軟體的自定和優化度高的人,尤其在廠商對過時產品停止支援後更是如此。直至目前為止,已經有超過 790 萬部裝置安裝了 CyanogenMod,此外還有一群志願者為有些 Google 或供應商不支援的語言作翻譯。這數字可能會因為 Cyanogen 公司(由一班效能狂熱者和一些「在董事會很了不起的人」支持)的成立再次上升。他們的目標是在讓 CyanogenMod 更完善之餘,也讓使用者有一定的自定化空間;當然還有與製造商緊密合作 -- 首先是 Oppo 的 N1。

「我們有些不錯的想法,你將會很快就看到些以前沒人做過而又有趣的東西。」Kondik 表示。「實際上就是服務。我們不會試圖以 CyanogenMod 這品牌作銷售或類似的事情。我們正試圖建立支援性的服務和一些 CyanogenMod 相關的高端而又非常有趣的事物。」

唉,這就是 Kondik 現階段能告訴我們的內容了 -- 但最初的側重點會是,透過為用戶提供一個簡單方案去下載 CyanogenMod,而盡可能增加更多的使用者。最近發布的 10.1.3 版本(於 Android 4.2),你也可看到他們正式推出 CyanogenMod 帳戶服務,能「提供存取增值服務和功能」-- 目前包括設備追蹤及遙控刪除數據(雖然 Google 的 Android Device Manager 也有提供上述兩項服務)。

當然,CyanogenMod 有更多的功能。Kondik 指出他的 ROM 有些突然由貢獻者憑空提出的酷炫功能,也提醒我們這是他首個加入「一掃刪除」功能的 ROM,遠在 Google 把這加到 Android 之前就有。CyanogenMod 的創作總監 Koushik "Koush" Dutta -- 也就是 CyanogenMod 還原模式的製作者 -- 和公司的工程部副總裁正為 CyanogenMod 的 AirPlay 鏡像輸出功能下工夫,而以上影片則展示了該功能的半製成品。 Kondik 承認這仍然有很多工夫需要完成,但他相信這種無線啟用副螢幕的功能「可是一件大事」。不出所料,Google 現在正留意這功能的發展空間。

正所謂:有得必有失。 CyanogenMod 因成立 Cyanogen 公司而失去 Focal 鏡頭程式:這是由於創造這程式的 Guillaume Lesniak 反對新成立的公司對他的程式重新授權。開發商的爭議,意味著 Focal 將不被視為貢獻,同時儘管 Cyanogen 公司保留該程式的一般公共授權(General Public License)也好,該公司仍可對此程式做出任何改變,並按照他的定價支付 -- 那還說甚麼重新授權呢。還有許多貢獻者都認為他們當時沒將整個 CyanogenMod 變成商業化的計劃說清。

離開代碼授權許可的棘手問題,另一個對 Kondik 的團隊感興趣的是其主題市集。雖然這 ROM 已有主題支持了一段時間,但用戶只可在 Google Play 利用關鍵字搜尋找到他們,但由於濫用關鍵字的程度嚴重,這顯然並非最佳方案。另一邊廂,由於缺乏專用工具,只有經驗豐富的發者可以創建這些主題,如果他們的主題埋藏在這關鍵字的遊戲內,這會減低對他們的吸引力。Kondik 希望通過建立一個專為主題而設的生態系統來解決這兩個問題,而這個方案的成效已經小米的 MIUI 身上得到引證。

「我認為 MIUI 最好的地方是他們做的主題。他們讓用戶容易創建主題,我認為這是他們很棒最成功之處。」Kondik 肯定地說。「我們缺少很多工具,開發者大概需要自己編輯一堆 XML 及執行一堆讓人瘋狂的指令碼才能建立一個主題 APK 檔案。因此我們正建立些好的工具去使整件事變得容易,讓人們可以真的造出他們心底想要的主題。」

對 Cyanogen 公司最大的挑戰是說服更多 OEM 向 Kondik 的團隊開啟他們的 bootloader 和內核,最好讓他們在手機推出前先優化。這個是移動通訊業上持續糾纏的問題,所以儘管像 Kondik 那麼受歡迎的品牌而言,也是一條艱難的道路。當然,那些有耐性的開發者最終也可破解已鎖定的 bootloader 和內核,但 Kondik 寧願不依靠、或放出任何 bootloader 漏洞。

「如果我們能與他們合作,而將那些無用而又沒任何意義的鎖定方案刪除,將是有趣的事。」 Kondik 說。「無論如何,這些方案都讓人發瘋,而且一星期就會被破解,就像不斷升級的軍備比賽,這實在愚蠢,也是毫無意義的。」從他們的角度看, Kondik 認為古板的公司擔心開發者破解後會加入入侵性的服務(他重申這顯然不是 CyanogenMod 的目標),或者可以對他們的網絡共享服務做些保護吧。「但這些都可在服務方案上解決,不一定要將手機鎖上。然後就用一個藉口,說:「哦,使用者很容易將手機弄至不能使用,然後就將手機退給我們。」而其實要讓手機變磚是頗難的。

「事實上,使用者應該有權選擇是否讓保固失效。」 Kondik 又對 HTC 提供 bootloader 解鎖服務,讓使用者自行選擇的方案稱讚不已。而除了 Google 的 AOSP 計劃(CyanogenMod 是參與者之一)外,Kondik 認為提供不同選擇(例如在 CyanogenMod 和 Google 的 Holo 介面間)的便利性是可以提高的。

當被問到 Cyanogen 公司會否像小米為他的 MIUI 研發自家手機的時候,Kondik 回應:「嗯,這是個可怕的想法。」 他強調現在的 17 位核心成員與 Oppo 的大軍對比,還是處於非常初步的階段。當務之急,是尋找好的合作夥伴去成大事 -- 大到足以令手機廠商有意欲去收購他們。會真的有這個可能性嗎?要真的成事的話「整個交易需要對雙方有足夠的好處及意義。」同時亦視乎雙方對這事有多熱情:「我們不希望將公司隨意放售給一個不知買來做甚麼的買家,因為那樣的話會是個大問題。」

「暫時還沒有買家出價,」Kondik 轉身對一位 Oppo 大使說:「你要收購我們嗎?1,000 億美金?」

經由:Engadget
更多資訊:CyanogenModZDNet
標籤: android, cyanogen, cyanogeninc, cyanogenmod, featured, features, GuillaumeLesniak, interview, koush, KoushikDutta, mobilepostcross, n1, oppo, rom, stevekondik
0分享次數
Facebook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