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次的「活.科技」,Stone 會跟大家談談在 MWC 2013 時使用 Huawei E5151 的情況及暫不購買的原因,而小編這位蘋果控則談談用得最久的那一部 Android 手機 - Nexus 4 的事情。至於身在上海,正在避開 H7N9 的 Sanji 則與大家聊聊 Sony NWZ-A815 MP3 播放器(還真久沒聽過有人在用了!一般在用也不說出來吧!)。請到繼續閱讀全文吧!

Stone IP:Huawei E5151


Huawei E5151 這款 Wi-Fi 熱點分享器從外觀看過去其實沒什麼特別,就跟華為過去推出的那些同類型產品差不多,而且其最高速度僅支援 3G HSPA+ 21.6Mbps,實在很容易被其他產品掩蓋其光芒。仔細的看,這款 E5151 其實很適合經常往外公幹的朋友使用,像 Stone IP 這次前往巴塞隆拿出差時便是攜帶這款 E5151。

在巴塞隆拿的時候,人在戶外把 Vodafone 的 SIM 卡插進 E5151 當作 Wi-Fi 熱點,當走進媒體室或回到酒店的時候,便把它接上有線網絡,節省流量與發揮更強的速度。由於手提電腦本來就已經連接好 Wi-Fi 網絡,所以使用上不必再設定,幾乎能做到無縫的網絡效果,特別是在使用智能手機與平板電腦進行背景上載等更能顯出優勢。比較可惜的是 E5151 現時仍未支援 4G LTE 網絡,是人在香港不敢亂買的唯一原因。

Nexus 4


作為一位長期的 iPhone 用戶,Nexus 4 是筆者用得最久的一部 Android 手機,用了三個月左右;對上一次主力用 Android 手機已經是去年一月的事,是一部 Galaxy Nexus。當初買 Nexus 4 可說是衝動(因為剛賣掉帶來不愉快經歷的 Lumia 920),亦可說是源於對純 Android 使用經驗的追求,老實說對上一次用 Galaxy Nexus 有很多不滿,續航力是主要問題,於是用了一個月就賣掉,這次 Google 手機生產商終於換成 LG,心想:「就讓我試多一次!」

使用經驗是正面的,運行 Android 4.2 的它為生活帶來不少方便,鎖定頁的 widget 可以讓筆者快速啟動相機、簡閱行事曆和電郵等,最方便的就是將主頁鍵向上推就能打開 Google Now,畢竟現在是一個什麼都問 Google 而不是媽媽的年代啦;不過使用 Google Now 之時始終沒有通過語音作搜尋的習慣,目前這個動作尚未能打破給人「怪人」的印象。現在用回 iPhone 5,最懷念的就是 Google Now 的啟動方法了。

續航力方面還算不錯,中度用量勉強用到一日,缺點當然就是不能自行更換電池。硬體上,它的外觀不像一部廉價手機,事實上香港的行貨也不是廉價 XD。前後都是玻璃更讓它獨樹一幟,只是這個設計哲學早就給 Jony Ive 用在 iPhone 4 身上啦,幸好後面那些星點紋賺回一點原創分數。無線充電方面,倒是沒有買一個 Qi 充電器來玩玩,一來是價錢的問題,二來是覺得不能一邊充電一邊拿著手機用很不方便。不過筆者曾拿著它走進 Nokia 專門店試試那些同樣使用 Qi 制式的 Nokia 無線充電器,發現不是不能充,而是表現很反覆無常,充電的提示會間中消失,過幾秒又再出現。事後筆者在 Google 和 YouTube 上做了一點資料搜集,發現有不少人有同樣問題,所以似乎 Qi 制式還是有一點不太統一的問題,大家要注意一下囉。

至於為什麼要用回 iPhone 5?答案就是生態系統、系統操作方法和尺寸的問題,這三點相信不用多解釋。不過好壞與否純粹是個人好惡問題。

Sanji:Sony NWZ-A815


你會用專門的播放器來聽音樂嗎?我的答案是「會」,而上面的這台 Sony NWZ-A815 MP3 播放器(其實也能放影片啦,但螢幕實在是... )就是我用來聽歌的裝備啦。掐指一算這台「古董」已經陪伴了我五年有餘,一路走來功能、續航力都沒有出過問題,在這裡還真是要給 Sony 一個讚呢。其實當年在入手這款產品時並沒有想到會用那麼長的時間,因為畢竟這不是什麼很高階的隨身聽裝置,但有些事情就是講不清,或許這就是緣分吧。

在我看來隨聲聽、耳機這類產品其實都是很個人的東西,聽別人底噪、齒音什麼的說上一大堆也終究比不過自己打開開關、戴上耳機聽上一段。只要你的耳朵喜歡,那就是適合你的。而 A815 就是我的菜,Sony 的音染在我聽來很討耳朵的喜歡,加上它小巧、輕便的金屬機身,或許這些就是我五年中不願換機的理由吧。

曾有朋友問我為什麼在這個越來越多人改用手機聽歌的年代還老是喜歡多帶一個 MP3 播放器出街,我的回答是除了音質的考量外,還有一種 Walkman 的情結難以割捨。這裡所說的 Walkman 並不單指 Sony 的 Walkman 系列產品,我想要表達的是對一個時代的懷念。那些年我們都愛將磚頭一樣的卡帶機夾在腰間,雖有搖搖欲墜的風險,但絕對夠威夠有型。CD 機的年代也是一樣,每當打開機蓋放入 CD 的一刻,總有一種頗為莊重的,要準備好欣賞音樂的感覺。從那時起我就固執地認為聽歌就必須有一個專用的裝置,即便實體的卡帶、CD 如今變成了虛擬的 MP3、APE 檔案,只要有 Walkman 在那個感覺就不會變。在聽到一首好歌時突然被來電鈴聲打斷,發生這樣的事情你會不會覺得有些掃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