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我是 Richard Lai,雖然 Engadget 的風格可能不討你們喜歡,但...」

「不,我不討厭你們」現齡 52 歲的 Vertu 總裁兼 CEO Perry Oosting 帶著迷人的笑容,把手搭在我的肩上,向在場其他來賓解釋屬於我們圈內人的笑話,「因為他們是一群會研究規格,而且以規格先決的傢伙。」

當然這只是當晚採訪前的輕鬆玩笑話,但對自 2009 年 6 月就擔任 Vertu 總裁職務的 Perry Oosting 來說,顯然很了解許多人拿他們超級昂貴的手機來開玩笑。對他來說,過去擔任 Bulgari、Prada、Gucci 和 Escada 等名牌高階管理職位時也曾遇過類似問題,雖然沒有太多奢華的高科技產品,但相對來說這些品牌已經過長時間的淬鍊,並獲得一般大眾的認同。Oosting 表示:「目前的工作很有挑戰性。」他比較著說,「比起做高級珠寶或手錶,做奢華手機更具備讓我想要挑戰的動力,因為你可以做很多的改變。」

實際來看,傳統意義的奢侈品在保存良好的情況下可做為傳家寶,但以現今的眼光來看智慧型手機,不出一年就會被打上過時的標籤。以 Vertu 為例,早先也受困於老舊的 Symbian 系統,但自從 EQT 收購這家前 Nokia 子品牌後(Nokia 仍保有 10% 的股權),「我們在 EQT 入主後獲得解放,這被我們稱為 Vertu 的品牌新紀元」,Oosting 指著他們搭載 Android 系統的最新旗艦 Ti 說著。

他也提到新任董事會成員有著深厚背景,特別包括前 Nokia 副總 Anssi Vanjoki 擔任主席,前 Nokia 採購主管 Jean-Francois Baril 及前 Gucci 集團 CEO Robert Polet 等人都在董事會之列。其中有點諷刺之處在於,Vanjoki 本人曾在兩年半前說過採用 Android 系統就像冬天在褲襠內撒尿取暖,但他也解釋這個由 Google 發起的行動平台已經有諸多改變。

Oosting 對我們承認,公司團隊也曾考慮過以 Windows Phone 做為主要系統平台,但最終因為微軟的半開放政策,讓他們了解這樣無法透過特別訂製介面提供客戶奢華的使用體驗。他也密切關注 HTML5 系統平台的發展,並表示在理想狀態下,希望能讓消費者自行選擇想要的系統,「因為這只是一個運行工具而已。」

對 Oosting 來說,硬體規格屬於用戶體驗其中一項元素,但並非驅動完整體驗的主角。所以 Vertu 強調更多的感官體驗,例如內建 B&O 揚聲器、藍寶石玻璃螢幕和第五級鈦合金機身(質輕硬度高)等,較少著墨於硬體之爭。雖然現在 5 吋 1080p 螢幕加上 4 核心晶片已是旗艦機的標準配備,但 Oosting 表示他們最終還是以人體工學為優先,選擇較小的 3.7 吋解析度 800 x 480 螢幕。搭配 Qualcomm Snapdragon S4 MSM8260A 這顆雙核心處理晶片則是以使用者的角度來看,與四核心的差異其實微乎其微。

Vertu 手機也沒有配備 LTE 高速網路模組,這位 CEO 認為還是太耗電了,而且就 Vertu 的核心市場,如大中華與中東地區目前 LTE 覆蓋率不足的情況來看,對於搭載 LTE 模組沒有迫切需求。即使已經有 4G 網路涵蓋範圍較廣泛的美國市場,對 Vertu 來說也不是主力市場。「我們不需要為了 4G 而 4G。這不代表我們拒絕採用新的網路技術,更重要的是等待時機成熟。」而且 Vertu Ti 支援 DC-HSPA+ 電信網路,其最高下載速度已達 42Mbps,夠快了。

在言談中,Oosting 總是以 iPhone 5 做為規格戰中的特例。就他來說,這款手機只有 1.3GHz 雙核心晶片和 4 吋大小的螢幕,但仍能獲得很好的回響。「Apple 不講規格,因為他們更在乎使用者的總體經驗,Vertu 的方向也類似如此,我們更傾向針對特定消費族群為銷售目標。」或許有些諷刺地,他隨即自豪地推銷 TI 比 iPhone 5 更具魅力的特點:「我們有 1.7GHz 雙核心,而且你知道 iPhone 5 沒有 NFC 近場通訊模組嗎?我們有喔!」

以高級轎車來比喻的話,Oosting 不認為人們會因為一台車多出 5 匹馬力而成為選購的關鍵。相反地,選擇的關鍵是總體經驗,其中包括設計、觸感與觀感,獨特性及稀有性。他補充地說,其中還牽涉到你如何分辨品牌與價值之間的關聯性,「我的意思是,若你開著一台高級轎車,裏頭裝的卻是福特引擎,所以當你認為這是台高級轎車時,你的價值定義為何?」


撇除硬體規格,該公司更積極地推銷 Vertu TI 與眾不同的整體服務。凡購買手機便可獲得為期一年,每周 7 天,每天 24 小時不間斷的管家服務(之後每年的費用為 1,850 歐元,或約 2,800 美元)。這項著名的服務可以處理任何合法的要求,例如安排旅遊、商業研究、購置房產或策畫活動(你可以要求在情人節當天安排一架飛機在空中寫出愛的訊息,或把大象帶到遠在英國的婚禮上)。「與其他公司的管家服務相比,之間最大的不同是我們完全獨立運作,這表示我們不會對任何人收取一分錢」,Oosting 說:「我們不會破壞這個原則,我們是靠銷售裝置獲利。」

他繼續說明之間的差異,有些信用卡公司的管家服務只安排接受該公司刷卡的旅館和餐廳。一些管家服務則會因為某些旅館提供更好的回扣,而讓客戶錯過更好的選擇。

雖然 Vertu 將自己定位為我們一般人碰觸不到的類別,但 Oosting 仍然和一般手機品牌如華為、中興、LG、Sony 和 HTC 有所接觸。這裡的重點同樣是擺在硬體規格與使用者體驗的平衡關係,「我們可以說中興通訊會因為搭載比其他品牌更高的硬體規格而更加成功大賣嗎?我不認為如此,建立一個品牌需要整合行銷力、執行力與品牌力等諸多元素。」

「在巴塞隆納 MWC 展場上,比起擁有強大硬體規格的 LG Optimus G Pro,從設計的角度與觀感來看,我反而更喜歡 HTC 和 Sony 的手機。那麼你可以說硬體規格是唯一的判斷標準嗎?是消費者真正在意的重點嗎?」

Oosting 在這點給了我們一記當頭棒喝,「搭載更高規格硬體的公司都在賠錢,那麼真正賺錢是那些公司?Apple、Samsung,還有一個 -- Vertu。」實際上及至 2012 年,Vertu 已連續三年營收成長,就算去年除了為唇顎裂兒童發起的微笑列車慈善募款所推出的星座系列外,在沒有其他重要新產品發表的情況下也是成長的態勢。Oosting 繼續說道,「別誤會我是在攻擊其他廠商,我只是想說市場高度的變動性本身就是一大挑戰。」他重申上述的比較只是純粹討論到興頭上,而不是沾沾自喜,「我們必須要非常謙虛。」

現在這個討論讓我們觸及負擔能力的問題:要多有錢才能買一台 Vertu 手機?「有錢到可以支付全額售價,我們不打折的,所以你必須以定價購買。」Oosting 舉了一個普遍存在於奢侈品與日用品之間的疑問:Mont Blanc 之於普通鋼筆、DuPont 打火機之於火柴、Patek Philippe 之於 Swatch 手錶(這裡 Oosting 想要表達石英錶更精準)。「所以大多數人因為理性因素,而對這類新穎的消費型態有些糾結,而這類消費型態仍在不斷地變化發展,但其實一般消費型態也沒什麼不同。」Oosting 說道:「驅使人們消費的動力不僅僅是圖個溫飽而已,你會將自我投射在物件上,你想用它們來表現自我,所以這是如何表現的問題,而不是要多有錢的問題。」

「買一組 B&O 的電視和音響並不是因為我夠有錢,不選擇其他品牌的主因在於我喜歡 B&O 的設計,讓我覺得放在臥房就是那麼好看,而不是因為想要炫富。我也可以買一台 Samsung 最新的可插 SIM 卡相機(Galaxy Camera),但絕不是因為我需要它。那麼我需要一隻 Vertu 手機嗎?沒有人需要。這已經脫離理性的範疇,而且假如一切都以理性來衡量,生活會變得非常無趣。」

據 Oosting 所提供的資料,目前 Vertu 的主力客群集中在 30 至 35 歲的年輕世代,其中男性用戶所佔比例高達 75 %。這些人顯然多是成功的企業家,「敢與眾不同」且「高度欣賞優良的工藝與獨特性」。他也同意手機實體鍵盤沒落的看法,就算已習慣使用實體鍵盤手機,但他現在也能輕鬆地使用觸寶輸入法達到使用黑莓機時的速度。「你無法抵抗趨勢,因為所有的科技、創新與素質提升都朝觸控的方向發展」Oosting 補充說道。


雖然我們沒有就中國市場進行更深入的訪談,但提及 Vertu 手機在中國被仿冒製造並銷售的問題,我拿了一隻在北京看到的 Vertu Ascent 仿冒手機給 Oosting 看,他優雅地檢視起來並說,「我們有一組法律團隊專職負責和當地司法機構合作打擊仿冒廠商,可惜的是主要都集中在中國。但有些分布在俄羅斯、中東和歐洲地區,阻止這些事情是非常困難的,因為你關閉了一家工廠,另一家又開張了。」相信像 Sennheiser 這家消費電子大廠也會同意這樣的說法。

至於 Vertu 的未來方向如何? 現在看來將會與 Qualcomm 和 Google 合作一段時間,Oosting 稱讚著他們在倫敦與加州等地都有密切的合作關係,而且顯然 Android 之父,Google 的行動部門主管 Andy Rubin(本文刊出時 Andy Rubin 已宣布離開此職,未來在 Google 內的動向尚不明朗)也是 Vertu 的粉絲之一。Oosting 愉悅地說:「我們對未來感到相當樂觀。當然,誰需要一隻 7,900 歐元的電話?答案依然是沒有人需要,但道理就和沒有人需要昂貴手錶、豪華汽車與總統套房一樣。」

「因為我們喜歡!」


[本文由 Joseph Tao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