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5 月 9 日上海舉行的 HP 2012 全球科技影響力峰會上,HP 向我們展示了多款全新產品,同時還透露了一些對未來的規劃。不過在一整天的行程中,除了把玩各種新品之外,最有趣的就莫過於由 HP 設計副總裁 Stacy Wolff 所主持的「Style Meets Function」主題展示了。在整個過程中他暢談了自己的設計理念,也提到了面對當下市場希望能達到的目標。同時他還表示 HP 在 11 座不同城市建立了研究中心,而最新的一批筆電中就有部份設計是這些中心努力工作的成果。另外他也毫不避諱地承認,HP 曾邀請過公司以外的顧問來對產品提出意見,以此來瞭解一些旁觀者的想法,實話說這一點讓我們略有些意外呢。

之後伴隨著 Stacy 的談笑風生,以及期間穿插提到的一些有趣數字(你覺得受到男性青睞的顏色會有幾種?答案是 4 種:黑、灰、藍、白),在愉快的氣氛中不經意間我們就來到了 Q&A 的環節。此時一個不可避免的小插曲終於還是出現了:有一位女士向 Stacy 表達了她在看到 Envy Spectre XT 之後的憂慮「這台筆電會讓我想起 MacBook Air,HP 不怕因此被 Apple 指控嗎?」

而 Stacy 當時的回答很簡單:
「要是按照這樣的說法,那我們差不多 10 年前的產品 TC1000(平板 PC)也算是一款平板電腦哦。其實,當你看到 Spectre XT 時,你所看到的那些相似點與 Apple 無關,這樣的相似完全是技術發展的結果。可能 Apple 會認為只有他們才可以使用銀色機身,但事實並不是這樣。HP 從未想過要去模仿 Apple,只是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會存在許多相似罷了。」


這樣的回答讓我們仍有一些意猶未盡的感覺,於是在展示結束之後,我們又和 Stacy 多聊了一會(畢竟他那麼健談不去找他豈不是可惜了 XD)。點擊跳轉可以看到對話的完整內容。
還是剛才那個問題 -- 那位女士談到 Spectre XT 和 MacBook Air 很相似,那在你們設計的過程中,有沒有這方面的顧慮呢?我們也明白 Apple 的一些設計並不屬於他們獨有,但是你懂的...

其實在有些設計中楔形就是最合適的形狀,而銀色就是最合適的顏色,那在這樣的情況下選擇最合適的設計才是最關鍵的。在看到兩件產品相似的同時,我也能發現許多的不同點。只要你足夠瞭解這個行業的話,一樣能發現各個設計間的分別。比如說我們的 Spectre XT 採用了鎂合金,他們用的是 CNC 加工的鋁合金,我們多了橡膠層底面、花紋設計,對鍵盤也做了不同選擇,而且音效對我們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元素,這一切都是 Spectre XT 和 MacBook Air 間的不同點。不過要是你看的沒那麼仔細的話,那可能在你眼裡目前市場中所有的 Ultrabook 都是差不多的了。說到底這個問題並不是因為他們(Apple)最早做出了這樣一個產品,而是整個行業的都已經在往輕薄化發展了。

在對鋰聚合物電池、散熱器、處理器等等進行設計的時候,所有這些零件都是有特定裝配方式的。那接下來形狀的設計,我可能會做成倒楔形,但之後就會發現這行不通,那勢必要換成其他的形狀。然後再看背面,發現體積最大的變成了散熱器,也需要改進吧?再到面板,發現它的設計和鉸鏈「息息相關」,於是又做成了 drop hinge 的設計。drop hinge 只有他們能用?當然不。

我可以一直這樣講下去,但顯然沒這個必要。重要的是 HP 正在著力發展 Ultrabook 這一類產品,我們為它打造優質的音效,為它提供獨特的服務。Ultrabook 是我們提供給市場的另一個選擇,如果你只是單純從表面去看的話,並不能瞭解到它的本質。


那就是說你們的設計過程中沒有律師參與啰?

我想大家都是被 Samsung 和 Apple 的介面專利案給弄怕了。但是我們和他們不同,生產 Ultrabook 的廠商都在 Windows 的生態系統之內,不存在 OS、用戶群不同的問題。對我們來說,要做的就是打造最具有 HP 特色的產品。而實際上我們最掙扎的是,想要達到 Ultrabook 那種簡約的美感,各款產品不可避免地會在外形上出現雷同。但我想除了極小部份的一些廠商,大部份公司是不會故意抄襲別人的設計的。

在中國大陸可能會有吧。

沒錯,在 Ultrabook 的設計中我需要把一個「大傢伙」壓縮成一個「小不點」。整個過程是非常令人愉快的,產品的外型也越變越好,當我不斷將它做薄後最終就出現了最合適的形狀 -- 楔形。這就是在確保功能完善、去掉多餘體積後,Ultrabook 應該有的樣子。

我覺得大多數人在看到黑色鍵盤搭配銀色機身後就會想起...

我懂你的意思,但你知道嗎?其實早在他們之前我們就採用過這樣的設計,但是那時候我們沒有因此而獲得人們的讚賞啊。很久以前我們的 Pavilion 筆電上就使用過這樣的搭配,對了,還有 chiclet 鍵盤。80 年代中期我們就做過,但是有人說我們好嗎?沒有。

也沒人說 Sony 的好。

Sony 是在我們之後做的,不過他們靠著這個設計還是賺到不少的。而且這種事情,好的 PR 能夠讓它變得很完美。

還要有粉絲。

對對,必須要有粉絲,你們可記得都要做我的粉絲啊(笑)。其實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做出對消費者來說最合適的設計。比如說孤島式鍵盤就是個例子,做這種鍵盤的方法就這幾個,對吧?如果我選擇了黑色機身有人會說「好,你沒抄別人」,如果選了銀色機身就變成了「你怎麼抄別人啊?」只是變了下顏色,完全沒有模仿的意思,怎麼這就變成抄襲了呢?如果換你推出的 Ultrabook 用的是孤島式鍵盤、銀色機身、楔形設計,我只是把它和其他產品放在一起隨便看了看就說「他們都一樣」,你會怎麼想呢?至少我是不會這麼做的。

這主要是因為 Apple 推出的產品種類不多,但受到的關注又比其他產品要大。

沒錯,雖然不太爽但說到底其實就是這麼簡單。不過我想說的是如果換做是我在做出了 tc1000 後,我可不會跑去庫比提諾對著他們說:「咦,這個 iPad 長的好像我們以前那個平板哦,你們做它是要幹嗎?」

(接著 Stacy 在「敷衍」了一個關於 Windows 8 的問題後就與我們告別了。)
謝謝,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