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Bobby]

前幾天,財星雜誌刊出了一篇名為「Inside Apple」的文章,是長久以來少見實際探究Apple企業文化的報導。之後變在網路上一再轉述報導,Nownews甚至把Jobs稱為「獨裁教主」,從產品開發的大事到員工餐廳的小事統統都要管。各位讀者如果已經在社會上工作,根據自身的經驗,一定會覺得這樣的老闆很糟糕、很難搞,不過如果再深究來看,台灣的企業中,是否少了像Steve Jobs這種個性的人物呢?

放眼望去,真正懂產品的CEO有幾個?


台灣有個有趣的現象,談到科技產品,於報紙、雜誌上並沒有專門的版面,不是分到副刊的消費產品版面,就是被歸類到財經版面的產業新聞之中。一般的產品發表會,就進消費產品;如果有個公司的高階主管或者執行長講話,通常就會到財經版面。
台灣的股票市場是淺碟型結構,錢快進快出、股價上揚下跌,投資人在面對科技類股時,判斷的依據就是這些產業新聞。檯面的CEO們,無論是周永明、施崇棠、王振堂等人,一旦公開發言,往往都是大談產業經、專論經營策略等高調。就算自己旗下的產品清一色都是消費者產品,也不會多花點時間和你多聊幾句產品。消費線的記者要是開口問了與產品相關的問題,往往被這些大頭、公關、行銷專員視為白目,從此不會再有訪談的機會。
去年一月iPad發表時,我所注意的不是各科技新聞上轉載的規格、分析等等文章,而是在華爾街日報「AllThingsD」部落格上的一篇文章,裡頭有著一段影片,著名的科技記者Walt Mossberg在會場訪問Steve Jobs時,問到iBooks、電池電力、能不能在iPad上寫評論等等,Jobs都能直接面對。看到這樣的影片,你真的會覺得他對自己的產品有所了解,並且願意談論。
對於(不投資股票)的消費者而言,這就建立了直接溝通的可能,會感受到更為親切。試想看看,如果你是Apple的員工,無論軟體、硬體,也都能感受到你的老闆知道你做了些什麼,我想也會在心理上感覺受到重視。更別提Steve Jobs每次發表產品時的演說與投影片都是不假他人之手,親自為之,你就能知道他對於自家產品的深刻理解了。
兩種狀況:一種是你在工作時,CEO可能會走到你的面前、對你一陣怒罵,告訴你該怎麼做到他的要求,但他真正了解你做些什麼;另一種是你可能一輩子都在小隔間中埋頭作事,你的大老闆從來不會摸過你的產品。兩種型態你會選那一邊呢?


跨部門溝通,你的老闆真正在意你做的事


白蘋果研究室的Kouko翻譯了一篇「Mac OS X介面的誕生故事」,其中寫到了經常發生在每家公司跨部門溝通的大問題。當Apple併購NeXT以後,Mac OS X的工程師們如火如荼地趕著製作Mac OS X,而負責介面設計的Ratzlaff儘管已經做好Aqua介面的雛型,但是在開發時程很趕的狀況下,並未受到重視。
但在Steve Jobs看過之後,一切變得不同了。雖然還是不免一頓臭罵,但Jobs決定親下火陣,與設計團隊每週開會商討細節,也被規劃到開發時程中,成為Mac OS X重要的一部分。
每家公司應該都會遇到相同的狀況。主管對於各個部門,有的有愛、有的沒愛,有的愛莫能助。再上一層的CEO、總經理如果不清楚公司要拿出怎麼樣的產品,協調、帶領整個團隊,最終也就是折服、妥協,推出一個似乎及格的產品交差了事。在上面的案例中,如果沒有Steve Jobs,我相信最終會看到一個具備Mac OS 9或NeXTSTEP介面的Mac OS X,而Ratzlaff的團隊也很有機會在挫折下離開Apple,把整個Aqua介面交到對手手中,或者另起爐灶。這樣的狀況是不是很熟悉呢?小則個人離職跳槽、大則團隊拂袖而去,這些故事似乎一再上演。
當然,Steve Jobs具備這麼大的權力,也擔負一定的責任。其實做消費者產品都是一樣的,推出爛產品,消費者可以決定不買,買了以後不爽,也不知道是誰做的,就挑著公司罵、指著CEO的鼻子唸。CEO既然要承擔公司的責任,那也就該好好運用自己的權力,別做個軟性的協調人,好好擔下責任來吧。

明白知道自己要什麼,別讓部屬瞎猜


iMovie有這麼一個誕生故事:Apple想要做一個一般人也會使用的影片剪輯工具。於是招集了開發團隊到會議室中,Steve Jobs走進來,於白板上畫了三大塊,寫下他要的功能,然後告訴團隊:「這就是我所要的。」會議結束。之後,Apple就做出了iMovie。
談到「事必躬親」,在我們的心中,應該會浮現:「老闆什麼都要管」、「老闆一定會一改再改」、「老闆到底要什麼?」這些疑問。這些都不意外,在我們的教育中,從來沒有訓練該怎麼提出明確的主張;但又伴隨著強大不可動搖的階級觀念。於是乎從美術設計外發到網站製作、從軟體開發到市場定位。每每老闆交付下來的指令都是:「給我做個xxx」,但從未能清楚地告訴你他要的是什麼東西。做出來以後東挑西撿、一改再改,往往到了三改、四改以後又回到初稿上頭。
Steve Jobs也是一個對細節龜毛到不得了的人,但是他會明確地告訴自己的團隊:「我要做什麼、要作成什麼樣貌。」從這樣的角度來看,各位讀者會排斥所謂「暴君CEO」嘛?很多時候,我想我們並不害怕一個主張強烈、方向清楚的老闆,但卻對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老闆感到畏懼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