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四月,對於acer真的是大震盪,不僅任職六年的外籍打工仔CEO蘭奇在愚人節前一天閃電辭職,職位由董事長王振堂暫代,而又宣佈更改企業識別標誌,然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acer就將全球CEO的職務交給擔任擔任宏碁全球運籌中心總經理職務有10年資歷的翁建仁;至於翁建仁這人有何獨到之處,筆者不是跑產業線,老實說也不認識,但從一些商業雜誌的人物側寫,可以看出一些特色。

不過先回到交棒這件事情,從這不到一個月內的巨大變化,不難看出蘭奇的離職對acer也是有點過於突然,也許雙方本來就有共識蘭奇一定會走,只是走的太快,還來不及讓acer董事會決定下一任CEO是誰;或者是說,acer董事會本來就試著向蘭奇施壓,卻沒料到蘭奇真的選擇閃電走人。無論如何,突如其來的改變讓acer董事會只好推出董事長王振堂暫代職位。

但王振堂以及董事會也有個底,就是王振堂作為接任CEO並不符合業界期待,acer需要的是更能讓業界信服的新舵手,所以當時掛上的是暫代CEO,而非長期繼任者。但對於acer,CEO的職位也不能長時間暫代,畢竟對於產業界,一間國際企業的CEO居然是在前任外籍CEO辭職後,長期由董事長暫代,是相當不合理的;壇不可一日無主,國也不能一日無君,大公司的CEO職位也不可能長期晾著。

跳轉繼續
當時的人選有二,一為接任蘭奇歐洲區營運總部經理的Walter Deppeler狄普勒,另一就是此次接任的翁建人。狄普勒的重要性在於他對於歐洲通路的熟悉度,以及穩定歐洲事業部的人心有莫大的重要性。然而acer最後選擇以產品開發為強項的翁建仁,一方面除了他是施振榮與王振堂原本就囑意的接班人以外,研發的背景加上acer第一台筆電的催身者的頭銜,以及當時宏碁集團分割時,也是由翁建仁負責執行與供應鍊接軌的任務,也是acer第三次再造急需的要素。

與翁建仁的相關延伸閱讀如下:

數位時代聯合晚報鉅亨網發達網

acer應該體認到,光是只有銷售產品,已經無法讓acer再度成長,HP的門檻擺在眼前,acer不僅沒有如當初預期在PC與NB市場打敗HP,更反而平板與手持裝置大幅衝擊PC市場的困局。而acer對於這一連串挫敗的回應,也是這次跟著新人事案一同公佈的觸控事業群(真是簡單明瞭的名字阿...)。這個新部門是將原本的資訊產品全球運籌中心一分為二,將平板電腦、智慧手機等部門納入觸控事業群,而其他PC為主的產品線則隸屬於電腦產品全球運籌中心。


觸控事業群象徵acer對智慧手持裝置的布局,不再只處於觀望與被動者,而是將投入更多的資源,重新檢視過去過度保守的產品發展,也可說這次才是真正把資源投入手持裝置發展,讓先前併購倚天的效益達到最大。簡單來說,以過去手持裝置以及電腦同樣隸屬在全球資訊產品運籌中心下,照當初的規劃,PC仍是acer的絕對主角,手持裝置只是陪襯;觸控事業群的成立,象徵在意義上手持產品在acer已經被視為與PC事業群一樣重要。

觸控事業群將會由翁建仁同時身兼最高主管,既然CEO同時掛上這個事業群的最高主管,也意味著acer將會把大量的資源灌注到觸控事業群,更加集中管理力道,另外由熟悉手持裝置的倚天事業群總經理黃杉榕擔任副總經理;不過微妙的是,原先原手持智慧總處副總經理甘博隆,卻反而被指派到電腦產品全球運籌中心擔任總經理,至於PC的布局還是會採取目前的多品牌策略,並且維持以追求出貨量的既有政策,畢竟這已經是目前PC產業所面臨的局面。

而acer應該也體認到行銷戰的重要,這次還新成立行銷長室,技術長室與營運分析室3項新單位,分別由狄普勒兼任行銷長,技術長由原負責策略管理與規劃的副總經理林永仁、原技術總監張瑞川,與主管技術的副總經理Arif Maskatia共同擔任,營運分析長則由供應鏈營運總處長黃資婷兼任。(是說現在才成立行銷長室,那過去acer行銷這塊到底是怎麼處理的阿...?)

對於外界的揣測,翁建仁接棒是完全符合預期,雖然少了點新鮮感,不過這個再造的關鍵時刻如果出現預期外的生面孔,想必對acer不僅沒有加分,搞不好還會產生反效果。不過acer能否體認到這個後PC時代是從軟體創造價值的關鍵?畢竟單純從這次的新事業群命名,感覺仍是以硬體研發為主軸,但也許acer已經開始醞釀在軟體方面的力道,也祝福acer能夠成功熬過難關,迎接不只是PC的第三代ac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