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感謝大家喜歡「影科技:iPad 2 終於飄洋過海動手玩」中我(@atticus)提出的論點。自從去年看了《從搖籃到搖籃:綠色經濟的設計提案》後讓我對看待產品上有了全新的角度,破除效能和規格的迷思(今年更著迷於使用者設計)。上個月不笑的老K寄了「電子產品的故事」這段影片給我,更讓我想把這件觀點建立更強的基礎。現在當紅的iPad 2理所當然成為我料理的鏢靶,所以接下來的內文也可以將「iPad 2」關鍵字換成等同的電子產品。

iPad 賣上了一千萬台,不久前iPad 2推出,社群網路上一面呼朋引伴地要購買iPad 2,因為速度變快兩倍(還能播1080p影片)、重量降到600克(捷運上單手看電子書也不會酸)以及有前後鏡頭(可以Facetime視訊,還可以直接剪接影片),iPad 2 讓偉大的後PC時代直接進入主升段!

iPad 2真的很棒,一年前購買 iPad 的我都忍不住想再入手 iPad 2。但回歸本質來看,我並沒有在iPad上面看Full HD影片的需求、在捷運上看本書也很愜意、其實我連Skype都很少用,更別說剪輯影片。當然如果我的iPad能做這些事情我會很開心,但我不做這些事情在現實生活中還是有相對的解決方案。

但,為什麼我還是這麼想要iPad 2?
如果iPad 2賣的價格是新台幣五萬元,而不是一萬五,這時候的我應該馬上打消買iPad 2的念頭,如果去年買的iPad也是五萬,那我應該會更珍惜手上的iPad吧!其實買到iPad的第一個瞬間,我最驚訝的一件事,不是這個產品到底有多好用,而是這個產品為何這麼便宜。對電子產品瞭解的朋友們,都知道五年前Sony也有推出類似的產品,當然操作介面沒那麼順暢,但理念卻是一致,價格當然是超過新台幣五萬以上。

去年一台一萬五的iPad,因為iPad 2的推出已經降到新台幣12,600元。明天你因為一邊玩iPad一邊走路,又一不小心撞到一個正妹,你一面撞地心花怒放,iPad的螢幕卻也裂地豆花滿面。你拿到蘋果門市報修,因為超過一年的保固,一片螢幕要價新台幣9,600元,忿忿不平的你抱怨螢幕怎麼那麼貴,但門市旁iPad 2的預購單卻是吸引人的一萬五。如果是我一定放棄原來的iPad而選擇購買新的iPad 2。

那原有的iPad怎麼辦?當然進入回收體系。但台灣的3C廠商沒有設計什麼回收系統,所以你只好交給垃圾車的廢棄家電來處理,到這個時候,那個東西已經不是影響新世代的平板電腦,而是由PVC、汞、溶劑、隔熱劑把電子材料組合電子廢棄品,而且非常難以分解成原本的金屬,這些電子廢棄品通常被運到中國內陸的不知名小鎮,由外來的「回收業」包下整個鎮的勞工,在沒戴任何護具、坐在地上、扎碎產品、回收裡面有價值的金屬,然後把沒有價值的零件丟掉或燒掉,或許這就是只要花一萬五千元的代價。



但...如果這台iPad賣三萬元(大約貴上一倍),讓蘋果公司在全球建立完整的回收體系:

1.在十年內,你的iPad壞掉都能透過「替換零件」的方式修理好,讓產品有長久的使用週期
2.你的 iPad 最後壽終枕寢,直接拿到蘋果設立的據點回收
3.被回收的iPad,有些零組件可以成為新iPad的一部分,不能的零組件可以回歸成單純原料
4.包括蘋果的供應鏈和組裝廠所有的公司都必須遵循,但成本可以高過一倍甚至兩倍

蘋果公司現在打造出來的機器,不論是 iPad 平板裝置或筆記型電腦 MacBook Air 在硬體外觀設計和軟體使用性設計都是全球電子產品廠商的典範。或許蘋果下一步的里程碑,不是「產品如何好用好用...」這樣的格局,而是設計的源頭就思考產品最終走到哪裡,設計出「從搖籃到搖籃」的產品,以現在的MacBook產品來看,一體成型的鋁殼就是最棒的典範,因為混合的材質是最難回收的一部分。

墨爾定律說每十八個月處理器的速度就會翻倍,現在這個世界的電子廢棄物卻是翻倍再翻倍,當所有的廠商都不滿於解析度1080p想要再下一代推出四倍FullHD的產品的時候,整個世界是否能停個幾年,從技術創新轉到綠色創新,先打造出完全可以重複再利用的電子產品,成就另一波的綠色創新呢!把墨爾定律轉成綠色墨爾定律,每十八個月減少一半的電子廢棄物,對所有的環境都最佳的選擇。

這是幾年前我在淡水某個小三合院發現的電子產品回收站,這些東西現在流到何方?我一點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