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精彩刺激的一天啊。一早,由 Florian Mueller 丟出一篇有關 Google 的機器人直接從咖啡店( Java )裡搬了 37 ~ 44 個原始程式碼,指控 Android 確實有侵犯 Oracle ( Sun 被 Oracle 買下來了,所以 Java 已經成為 Oracle 的資產 ) 的專利與版權的事實( 寫的非常詳盡的前言請看這邊 )。不出意料地,很快就有許多反駁這項指控的聲音,比如說 ZDNet 的這篇以及 Ars Technica 的這篇。簡單來說,這些反對的聲音共通之處在於:這些被挑出來的檔案都只是用來「測試」用的,一點也不重要,而且也不會隨著正式版的 Android 作業系統發佈出去,所以並沒有侵權的問題。

對此主站編輯的看法是:是的,若單從「技術層面」來看,這些反駁的聲音確實有其道理。這些有問題的程式碼只是用來做內部測試,而且有些早已被移除了,就算殘留下來,目前也沒人能確定它們是否真的有被打包進正式發佈的軟體裡面。但是,這些都是技術層面的說法,偏偏唸理工科的通常都吵輸律師
從「法律」的角度來看,主要的問題點在於 Google 已經超出這些原始碼當初賦予使用者的權限,就算 Oracle 是用 GPL 授權開放這些原始碼,Google 還是越線了。這話從何說起呢?最大的原因就在於 Google 不僅將這些 Java 程式碼搬過來,而且在未經 Oracle 的允許下就將原本的 GPL 授權修改為完全不相容的 Apache Open Source 授權,並且將它放在網路上公開發佈。無論這個版權宣告是由 Google 的員工、Apache、機器人、反組譯程式、或是施密特養的貓修改的,總之一旦 Google 最終公開發佈的東西違反了 GPL 的約束擅自更改授權條約,也就超過了 Oracle 當初所給與的權利,也就有了所謂的侵權問題。

而這件事究竟有多嚴重呢?大夥都知道 Oracle 相當執著於控告 Google 侵權這件事上,畢竟這場官司可攸關著是否能將 Android 手機變成自家的搖錢樹的重任。在這種氛圍下,「這些檔案並不重要」這種說法並不是什麼很有力的辯駁 – 對方只要將 Google 的確有越線的事實突顯出來,無論那事情究竟有多小,就像三人成虎的故事,多虎幾次絕對足以讓 Google 烏雲罩頂。至於被挖出來的這幾份文件究竟有沒有被實際用在 Android 作業系統上也不是重點,因為真正的問題只在於 Google 是否真的有做出侵犯 Oracle 專利跟違反授權的事情。當然,我們只是一群在旁邊看熱鬧的鄉民,上述的說法也只是個人的看法,最終還是只有法官才有權決定這場戲最後會由誰笑著走出法庭囉,所以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

* 雖然 Psystar 的案例跟本案不盡相同,但我們還是可以觀察一下法官判案的方式:法官完全忽略 Psystar 提出 Apple 對 OS X 設下不合法的使用條約的控訴,僅就Psystar 沒有經過 Apple 允許就擅自發布、複製 OS X 這個事實做出 Psystar 敗訴的判決。有時候事情就是這麼簡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