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二十世紀前的羅馬、巴黎、倫敦,到二十世紀的紐約、東京、香港,城市們帶著它人口眾多的活力,和身為各種創意熔爐的智力,是人類歷史的焦點,也永遠讓我們心嚮往之。資訊革命來臨,城市也應該隨之進化,我們已目睹各種小小的改變慢慢出現 - 在電梯裡就能讀完今日的頭條,追蹤巴士的公車站讓我們不用白白等待,和市民互動的公共藝術讓原本疏離的人們更接近,無所不在的無線網路讓我們可以把工作帶到戶外。

但還不只這樣。很快地,你再也不用用遙控器,靠著手的動作就可以轉台、轉字幕、看全球電視台,和《關鍵報告》裡阿湯哥沒什麼兩樣。洗窗玻璃會自動把灰塵聚集起來,一下雨就可以沖走。廣告看版可以偵測出你的性別,播出和你有關的廣告。會自動告訴你何時需要翻身的病床、幫助過動兒和中風患者訓練腦力的得獎軟體...... 這不是美國 MIT Lab 的研究,就在更靠近我們的新加坡。

當城市如雨後春筍在中國和印度出現時,Fusionopolis (啟匯城) 裡進行的研究或許比 MIT Lab 更與我們相關 - 第一,它的醫學研究是針對亞洲的基因體做的﹔第二,還有誰比新加坡更能了解一個人口密集的亞洲城市的需求?

現在,你在新加坡叫一部計程車,電腦會立即傳播到每個計程車行,最接近的計程車過來載你的時候,後座螢幕會顯示你的資料,確定你上的車是對的。每臺車上配有的自動感應器,會隨著你選擇的路而扣款 - 最貴的是尖峰時間的市中心,以減輕塞車問題。

在美國和歐洲各國為金融豪賭和政策寬鬆焦頭爛額,人口逐漸降低的今日,或許我們可以大膽預測: 下個世紀大城會出現在亞洲。它或許不是人口稀少的新加坡,但在 Fusionopolis 裡,正為下一個智慧城市醞釀著前所未有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