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Bobby Tung]

(圖片來源:IMDB)
編按:看來,網友已經準備好折凳與雞排在旁觀戰了,不過真正值得關注的新聞是台灣在世界青少棒IBAF)拿到冠軍以及林子崴在比賽中強投豪打的表現,至於高國華老婆 - 蔡郁璇(蔡郁潔的雙胞胎妹妹)與陳子璇三者之間的發展或是某知名科技網站被控抄襲的莫名其妙消息,大家看看笑笑就好,不必花太多時間關注......這篇文章是來探討二戰時期華爾奇麗雅計畫與網路殺人之間的關係

《有關華爾奇麗雅計畫》
一切都要從斯陶芬堡和副官帶著兩顆炸彈到狼穴打算炸死希特勒的故事開始.....

第一次,因為希姆來不在,如果不把希特勒與希姆來一同幹掉的話,SS與國防軍之間一定會內亂,於是上頭中斷計畫。不過,會議結束得早,斯陶芬堡也沒足夠的 時間啟動炸彈。第二次,要不是會議提早半小時開始,凱特爾的副官頻頻催促,讓斯陶芬堡沒機會把兩顆炸彈放在同一個公事包裡;要不是那天天氣太熱,會議不在 密閉的碉堡內舉行,而是改到開放的小木屋內,希特勒早就被炸死了。總之,炸彈爆炸,希特勒沒死,斯陶芬堡就趕緊跑回柏林去執行後續計畫了。

無論希特勒死活,政變者還有著起義之正義的華爾奇麗雅計畫可依靠。

如果歐布利希早三小時發動華爾奇麗雅計畫,那政變還有勝算,但是因為無法確認希特勒死活,他選擇吃午餐去;要是佛洛姆將軍能確認希特勒死亡,那他會加入政變行列,一切將會改觀,但是他不知道。

如果他們決定控制所有通訊管道,不給希特勒傳達命令的機會,政變也會成功。戈培爾就算拿希特勒打來的電話給雷馬聽,這一小隊也不能逆轉情勢。不過他們沒這麼做,希特勒未死的消息透過廣播傳達、透過Enigma系統傳到各地,開始發出追拿斯陶芬堡的消息時,一切就結束了。

於是,之後的軍事政變,重要的並不是佔據政府機關,而是電信局、電視台、廣播與報社等媒體機關。

《網路時代的華爾奇麗雅》

斯陶芬堡有沒有炸死希特勒並不重要,他只要勸德國高層都換上iPhone 4,通訊自然就會中斷。拍下炸彈爆炸的影片,上傳到YouTube,傳給歐布利希就能提早讓他啟動華爾奇麗雅計畫。至於佛洛姆,只要安排幾個人 Twitter發出希特勒已死的消息,當他透過Google即時查詢「希特勒」時,發現即時消息都是厄訊,自然就會點頭加入。

接著只要告訴所有人,希特勒已死,一切希特勒沒死的消息都是假的。並且準備好義正詞嚴的說帖給人們轉載,就算希特勒活著,也會被當作死了的。原本對希特勒有仇的人會非常樂意轉載;愛戴希特勒的人也會為了讓消息傳出去而轉發,不管那是不是真的。

《網路能不能搞政變?》

當然不行(笑),搞得成的話不知道全世界有多少總統下台了。

不過當訊息越來越快的同時,任何未經查證的訊息越有殺傷力,也讓個人的正義無限上綱,成為不需事實就能成立的立足點。

例如曾志朗在東亞運上對跆拳裁判發飆,批評不公平。讓擔任評審的鄭大為丟了工作,當不成教練與裁判,失業八個月。人們會記得曾志朗愛台灣奮聲疾詞的吼叫,而不在意裁判的專業,更不會在乎他的生計如何。

例如某網站大聲宣稱偷資料,明明沒有表層關係,卻把對方名聲最閃亮的名號挑出來打。就算最後發現是誤會一場,道歉、溝通也無濟於事。因為希特勒已經死了,華爾奇麗雅計畫執行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