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使義大利的法院判罪Google 不能好好看管自家上傳影音的功能,讓學生們上傳霸凌的內容到網際網路上。但義大利版本的 Wired 雜誌確實促成「網際網路(Internet)」成為諾貝爾和平獎的候選人,候選原因在於對「幫助促進對話、辯論和建立共識」有卓越的貢獻。

聽起來有些荒謬不是嗎?不過如果連OLPC之父龐帝先生(Nicholas Negroponte)和2003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伊朗人權律師雪琳‧艾巴迪(Shirin Ebadi)都支持的話,且「網際網路和平組織(Internet for Peace,專門為這件事成立的組織)」都嚴肅說道「諾貝爾是為普世建立的奨座。」我們就得更認真看待這件事情了。

確實這樣的普世價值相當容易了解,但也有太多因為視訊上網交友而釀禍的事件,「幫助促進對話、辯論和建立共識」也是網際網路的一個面向而已。

這讓我回憶起,每次當兵收假的星期日下午,我是輔導長,因為當兵所在地偏遠的緣故,都要去附近小鎮的網咖,把一個個因為太沈迷線上遊戲而忘了歸隊時間的阿兵哥,抓回部隊的故事,以免他們過了假單上的時間。如果這些阿兵哥真的因為玩過頭了被禁假,應該不會認為「網際網路」這個候選人有多麼和平。

[整理編譯自 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