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科,突然看到這個專欄,也許有不少讀者訝異,不過事實上,之前作者就曾經在我們這兒進駐囉。作者是「廢業青年日記」的格主,觀迎歸隊)。

[撰文:wenli]

在某個受限的空間中,一群少年正拼命設法逃脫某個追蹤者的緝捕,這位追緝者被少年們恐懼地稱之為「鬼」。少年們分散開來,想方設法躲藏在不同的角落裡,在極度的無助之下,無法彼此言語,甚至與同伴失去了視覺接觸,只能靠著手中的終端機螢幕,由同伴在極度危險之下不時流洩出來的片斷訊息,判斷追緝者的行動與策略。

「結束了...他看見我了,『鬼』正在我前方五公尺,背後是一面...白牆。請大家...」

訊息顯然還沒有來得及寫完便結束了。少年們不約而同地為不幸的同伴惋惜,其中一人甚至舉起手就要敲向地板洩忿,但是被一起躲藏的女孩用盡全力阻止住了。少女輕聲但嚴厲地訓斥著少年。

「住手!如果你現在不能忍住,那他的犧牲就白費了!你想把我們都害死嗎?」少年的手輕輕地放下,這時他看見視野角落裡還有一個模糊的人影。少年猛然地起身,離開這個安全的藏身處。只不過是幾秒鐘的事,女孩為少年唐突而莽撞的動作而愣住了。這時女孩手中的終端機卻顯示了新的訊息,語氣明顯地與同伴不同,但她無法不去閱讀它。

「嘻嘻...我就是在等這一刻。樓上還有兩隻老鼠,你們以為真能逃出去嗎?沒用的、沒用的...。」

隨後便是一聲哀號,女孩痛苦地知道自己得救了──因為到剛剛為止,還與自己躲藏在一起的少年勇敢的自我犧牲,「鬼」似乎滿足於在這附近的搜尋,開始變換自己的水平位置。傷心的少女急忙地送出情報,警告在上層的同伴,儘管可能一切都太遲了...。


這不是發生在科幻電影裡的情節,而是在東京某間學校裡上演的一場小小的遊戲,主角是一群小學生。而他們手上,都握著一台被掌心冒出來的冷熱汗給略微沾濕了的NDS。

根據「東京新聞」報導,近來在日本的小學生與兒童之間,流行起一種新遊戲;嚴格來說這遊戲並不新,它的形式非常地古老,但是使用的工具卻是走在時代尖端的娛樂機器之一,它被稱為「DS捉迷藏(DS鬼ごっこ)」。

這種捉迷藏的基本規則和數十年前並無不同,只不過透過NDS內建的WiFi連線與繪圖聊天室(PictoChat)功能,使得玩家與「鬼」之間的互動關係,發生微妙的變化。只要在連線範圍以內,所有人都能夠即時看見彼此傳遞的文字或圖像訊息,躲藏者們以NDS發送「鬼」當前的位置與行動等資訊,通力合作,藉以無聲地警告不在視線裡的同伴,或者發送假情報誤導「鬼」的行動。

另一方面,這些流竄的資訊也會無情地暴露在拿著NDS的「鬼」面前,身為捉迷藏中的「鬼」,義務就是抓到其他人,為此他可以不擇手段。這包括了使用無線電欺騙,使躲藏者暫時失去戒心,同時透過不斷分析其他人的通訊內容,收集線索來判斷複數目標的位置與動態。甚至,「鬼」更可以主動混充逃亡者的同伴,散佈假訊息,驅趕目標移動到自己一手所佈下的陷阱裡。

情報的流通極為快速,壽命也非常短暫。只要誰變成了「鬼」,就會有人發佈訊息警告大家,必須改變提防對象與逃脫策略,甚至立刻變換躲藏位置。這種捉迷藏的節奏相較傳統捉迷藏快上許多,參與者必須不斷的接收、發送、判斷各種情報的真假,以求得團隊的生存或目標的達成。

如果撇開這是小學生的遊戲不談,這其實是標準的情報戰與心理戰,活生生地流通著的資訊成了攻擊或防禦用的生存武器,透過操作情報來引起恐慌或錯覺。任天堂方面對這則消息則表示:

「雖然我們沒有預測到DS會被使用在捉迷藏上,但是這十分有趣。在DS以發揮創意為前提的設計概念之下,我們對此表示歡迎。」

最棒的是,除了需要存錢或設法讓父母購買一台NDS以外,這項遊戲永久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