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產業新聞文章

Image credit: 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在成為對手前,Uber 曾尋求 Google 在自駕車上的合作

結果後來 Waze 連叫車服務都做了(登愣)。

Ross Wang , @rossmax
2017 年 7 月 8 日, 下午 03:04
0 分享次數
分享
分享
Twitter 發表
line
電郵
儲存
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對外人如我們而言,兩間公司對簿公堂除了最終的勝負外,能讓人更瞭解其中的秘辛特別是中間衍生出的小細節與故事有時候其實更引人入勝。前些陣子 Alphabet 控告 Uber 盜取 Waymo 自駕車技術的案子發展至今,也漸漸地在法庭之上爆出了許多關於商業競爭不為人知的證據與細節。一封由 Uber 前 CEO Travis Kalanick 與前 Uber 董事、現任 Google 資深 VP 的 David Drummond 往來的信件中,就揭露了 Kalanick 曾因為憂心,當時廣傳 Google 長久以來就有在準備要打造自己的自駕車技術與共乘叫車服務,而希望能與 Alphabet CEO Larry Page 會面,一方面想要積極地希望尋求相關合作(畢竟兩間公司都有考慮發展此業務),另一方面至少可以釐清雙方將成為競爭對手的傳言。

Uber CEO 在信件中其實有強烈表達對於 Larry 不斷閃躲見面的不滿。而在這封有點像是最後通牒的信件後,雙方最終雖然還是見到面了,但... 最終 Google 仍是決定要與 Uber 正面競爭。Waymo 的發言人認為這些提出的證據,是 Uber 希望混淆私下有竊取下載他們的商業機密科技犯行的策略。但 Uber 律師團則是認為這些證據回答了一些本案的關鍵問題,包括為什麼 Google 在發現疑似被竊取了 14,000 個檔案後,Larry Page 卻不直接當面警告 Uber CEO?此一同時,甚至還下了決心要與 Uber 直接競爭。令人(至少是 Uber 律師團)質疑,這案件是否是希望以此干擾競爭對手的做法。

是說,其實小編最好奇的是既然 Google 都曾經投資以及與 Uber 合作過了,假若這期間並沒有什麼令雙方反感到放棄合作的事情,那這樣毫不留情面將積極尋求合作的人拒於門外的做法,是否也意味著這中間還有更多隱情存在?感覺這些問題說不定很有機會在近幾次的法庭之上被解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