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長施崇棠眼中的華碩前世、今生與未來

Andy Yang
Andy Yang
2015年08月28日, 晚上 06:02
0分享次數


「Namaste!」

在印度新德里的 ZenFestival 發表會上,華碩董事長施崇棠如此地向當地 2,000 名粉絲打了招呼。他興奮的納喊、特殊的氣場和不斷的感謝,都像我們熟悉的那樣。有施老的地方總是充滿了驚奇與回憶,像是在 PadFone 的記者會上「變魔術」地將手機從平板背後抽出;又或是擔任指揮家,指揮一排排主打音效的筆電。不過,別被他在台上的表演給迷惑了:從主機板到智慧型手機,華碩 26 年的歷史中他無所不在,自然也沒有人比他更適合告訴我們華碩過去的發展,與未來的方向。 Jonney Shih Talks About the Early Days of ASUS

從宏碁到華碩的顛簸旅程

華碩是由四位共同創辦人童子賢、謝偉琦、徐世昌、和廖敏雄,在 1989 年四月成立。施先生並不在創辦人的名單內,但他的身影從公司創始之初便一直存在華碩之中。

「讓我來告訴你們真正的故事。」62 歲的董事長邊倒茶邊說,「最一開始的時候,這四位工程師都是我在宏碁的下屬。我負責宏碁的工程部門相當長的一段時間(12 年),有一日我們在員工餐廳夢想著成立一間小而美的公司,他們都推舉我來領導他們。」

當時,施崇棠還在宏碁的董事長兼 CEO 施振榮的手下工作。兩位同姓的科技界大佬並沒有親戚關係,但施崇棠視施振榮為導師一般的角色,所以在離開宏碁單飛前,施崇棠還是希望能得到施振榮的祝福。施振榮說服施崇棠留下來,因為當時由於美國經濟的狀況陷入低潮,所以宏碁的狀況並不太好。即便如此,在四位工程師創立華碩時,施崇棠依然出了啟動資本的 60%。


華碩最早期的小工作室。施崇棠三年後才加入公司。


即便是沒有施崇棠的領導,華碩的創辦人們依然有了重大的突破。在成立的第二年,華碩就擊敗了眾多的本地競爭者,率先與 IBM 同時推出了 Intel 的 486 主機板。但和 IBM 不同的是,華碩並沒有事先拿到 Intel 的晶片做參考,而是完全依靠對前一個世代的晶片的了解下去設計的。 Intel 對於華碩能辦到這點印象深刻,所以之後也讓華碩能提前拿到預覽版的晶片。華碩除了自製自銷外,後來也替 Dell、HP、Sony 等公司代工主機板。

時間快轉到 1992 年:兩位施先生總算將宏碁導回正軌,但華碩則狀況正好相反。當時的華碩不僅面臨著品管問題,而且缺乏「第二代」工程師。施崇棠回憶當年他在下午五點半進到華碩,卻發現實驗室空蕩蕩的,對一間理當野心勃勃的新創公司來說,這可不是個好現象。同時,在公司的營運和技術的使用上,年輕的創辦人們常常無法達成共識,並且會來尋求施崇棠的建議。

施崇棠這時又再次向施振榮先生提起轉去華碩的事,考慮到宏碁這時已經重新上了軌道,這次施振榮在施崇棠必需先放半年假的前提下,讓施崇棠得以離職。


好朋友:施崇棠與 Intel 高管 Sean Maloney。


在接管華碩後不久,施崇棠立即開始補充華碩的人才儲備,但對當時還很小的華碩來說,這並不容易。他只能照著母校(台大電機系)的通訊錄一個一個給學弟打電話,設法說服他們來華碩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幸運的是,大部份他打電話的對象都同意他所描繪的願景,並決定加入華碩的大家庭。施崇棠本身的電機系背景在這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即使是今天,他對科學的熱情還是顯而易見的。為了促進不同不同學科間的交流,他會為軟體工程師設立電子學的課程,同時給電機工程師設立軟體的課程。

基礎


就算是可愛的吉祥物 Zenny,在施老的光環面前也只能靠邊站

今日的華碩員工超過 13,800 人,其中約 6,000 人在台灣。即便該公司的產品範圍廣泛,從筆電、AIO、平板、智慧型手機、顯示卡,甚至是路由器都有,主機板仍然是華碩非常活躍的一個產品類別。事實在就在今年初,華碩才剛賣出了第五億張主機板。

值得一提的是,華碩已經很久沒有替別的廠商代工主機板了。OEM 的事業在 2008 年時就交給了和碩,並且在兩年後完全分家。和碩這些年來以生產 iPhone 和 iPad 出名,但依然偶爾會替華碩代工。


用主機板零件組成的裝置藝術

即便是筆電和平板的使用者在近年來大幅增加,施崇棠認為主機板依然有市場,特別是在高端使用者這塊。從 R&D 的角度來看,主機板是工程師們可以回到基礎之處,並且實驗可以應用在其他產品的技術的地方。這樣看來,也就難怪華碩總部中間的 Zen 花園佈局像張主機板了。

「我總是問我的工程師,你能[在主機板上]感受到電磁波嗎?不能的話,就請回重做吧。」雖然施崇棠邊說邊笑,但他其實是很認真的。就算是數位的內容,在主機板上依然是以類比的電磁波在傳遞,同樣會有雜訊和受到各種干擾。如果工程師依然無法了解問題在哪裡的話,施崇棠會請他們「回去把電磁學理論再讀 20 遍」,因為他自己也會這麼做。

施崇棠是個科學人,即使這麼多年後,他談到基礎科學依然兩眼放光。在訪談中他穿插著微積分、馬克斯威方程式、高速訊號設計、訊號模擬、量子力學,甚至是相對論。在商人的外表下,他可更像個學者呢。

當設計遇上工程


華碩的筆電新品 UX305

讓施崇棠與眾不同之處,在於他眾所周知的國學愛好,這對他求追求完全的特質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舉例來說,他跟隨著祖父的腳步學習了書法,一個需要經常習練才會進步的藝術。施崇棠同時也是莫札特音樂的粉絲,在他的看法中,莫札特雖然被稱為神童,但真正具有突破性的作品還是要等到「第七號鋼琴奏鳴曲」。「即使是天才也要練習一萬個小時」,施崇棠如此說,這也是他希望在團隊中看到的精神:一直練習,直到你真正了解你的工作為止。

不過不是所有工程師都是藝術家,有時候工程師們會太專注於除錯,而無法理解為什麼產品賣不好。為了將員工的潛力發揮出來,施崇棠設立了強制的「設計思考」課程。在設計界這不是什麼新鮮的東西,一切都是為了將產品開發者放進消費者的角度去做思考,跳出傳統思維的框框,在做用者需求、成本、和技術可行性間做一個最好的平衡。如此最終的產品才會更容易被消費者所接受。


ZenFone 2 發表會

在施崇棠的看法中,ZenFone 2 就是設計思考的一個實例。它售價不高昂,但在規格上依然令人印象深刻,同時雖是塑膠材質的,但長相和牢靠度都很有金屬機的味道。這台機器在特定市場的成功,可以從數字上看出來。根據日本 BCN 的數據,華碩 2015 年上半在日本的無鎖機市場拿下 29.6% 的市佔率,其中 ZenFone 2 在七月還排到了銷量第三位。在世界另一頭, ZenFone 2 在義大利和美國的 Amazon 上分別位居銷售排行第一和第二(在主站原文出稿時的數字,Amazon 每個小時都會更新,所以變動很快)。向前看,華碩預計今年出貨 2500 萬隻智慧型手機,但不知道即將來臨的 PadFone 更新是否會落在這個數字內。

然而,華碩能對抗小米、一加、華為等中國手機廠的進逼嗎?施崇棠表示消費者不意外地會被價格和效能平衡最好的產品所吸引,而華碩必需要跟緊潮流才能保持競爭力。最起碼華碩的團隊要能以消費者滿意為第一優先。

下一站:機器人與更多


在 Computex 上,華碩已經公開了智慧家庭生態圈的計畫,包括門與窗戶警報器、智慧電力設備、和 IP 攝影機等。然而,該公司的計畫並不止於此。在整個訪談中,施崇棠不停地提及一個名為「達文西實驗室」的神祕先進技術實驗室,主要是讓我們一窺華碩下一步的方向 -- 大數據和機器自動化。「這將完成第三代的工業革命,」他說。

達文西實驗室的工作內容神祕,但位置卻不是祕密。根據 OpenStreetMap,你只要從華碩總部的大門出來後向左轉,看到便利商店後繞到後面去,可能一個不小心就走進去了。在這裡華碩推出了第一台香水筆電、第一台平板、還有 PixelMaster 相機技術來增進低光表現。在 Google 上稍微搜尋一下也會發現該實驗室也在研究自然語言的處理。

所以現在藏在達文西實驗室神祕面紗後的新計畫又是什麼呢?施崇棠說他正在推動一個機器人相關的計畫,目的是創造一隻可以和人類主動互動的機器人,我們猜測是類似 Pepper 那樣(事實上,日經的拆解顯示 Pepper 的深度感應相機正是華碩打造的)。如果華碩能跟上這個「非常積極的時程表」的話,我們最快明年就有機會看到這個產品的推出了。


華碩的 Computex 攤位

如此的成就與野心,正好與本地的對手們形成強烈的對比:HTC 基本上已經快要不值錢(但有機會靠新的產品類別翻身);宏碁則是在重組後還在努力掙扎著,而技嘉則是剛剛退出智慧型手機市場。在施崇棠的眼中,許多台灣的 PC 廠商太依賴 Wintel 系統與表面上的規格。要尋找出路,唯有全面性的升級。「沒得作弊,」他微笑的說。
標籤: asus, beitou, chairman, davincilab, featured, features, interview, jonney, jonneyshih, motherboard, padfone, shih, taiwan, video, zenfone
0分享次數